站內
  • 站內

當前位置:

眉山新聞網

>

法制

>

法制頭條

明碼標價“賣”工作 收了兩百多萬未兌現 誰負責?

新聞來源:成都商報      

更新時間:2019-10-22 15:29:35

責任編輯:周剛


  航空空乘和地勤7萬元、電力相關崗位8萬元、煙草局崗位10萬元……去年12月,從事人力資源行業的重慶小伙周剛平,拿到了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授權委托書,成為該公司“全國部分民航或機場人才實訓及就業安置”項目在重慶的招聘代理人,幫該公司代招員工,每一個崗位明碼標價。一個月之內,他在重慶招到了32名求職者,在向公司招聘項目負責人劉勇交了200多萬元服務費后,自己也賺到了錢。可是,求職者給錢“買”的工作至今沒有落實,而劉勇已被警方拘留。讓周剛平和求職者沒有想到的是,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否認公司有這個招聘項目,并稱劉勇偽造授權書和公司印章。面對不斷上門討說法的求職者,周剛平自掏腰包,向部分求職者退還了一些費用,但仍有上百萬元沒有著落。

   7萬元求職費

  “買”機場地勤工作,結果當了實習保安

  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28歲的求職者楊某說:“江北機場地勤崗位沒兌現,7萬元的求職費至今也要不回來。”

  7萬,是楊某為獲得這份工作付出的錢。2018年12月,在重慶上班的楊某通過朋友介紹,得知做人力資源的周剛平在幫江北機場招地勤人員,明碼標價7萬元。“想要一個穩定的工作。”

  12月12日,他被周剛平帶到了成都,在四川省就業局大院內的一間辦公室進行“面試”,見到了周剛平的“上線”劉勇,“其實就是填了個人信息表,劉勇簡單問了我一些個人的情況,根本不叫面試。”

  當天,楊某與劉勇簽了一份《培訓推薦就業協議書》,并交了7萬元。記者發現,該協議甲方為“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代表甲方簽字的人為劉勇。

  在該協議中,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和楊某就航空空乘與地勤崗位培訓就業事宜達成合作意向,并說明經甲方面試、審核合格后,甲方根據本協議要求,負責對乙方進行崗前培訓及推薦就業,工資及福利標準按照用人單位標準執行。同時,培訓結束后,乙方各項培訓合格,符合單位上崗要求,但30個工作日仍然沒有安置的,可申請退款。

  楊某告訴記者,原本說好到重慶江北機場做地勤,結果他被安排到了成都雙流機場做實習保安,“每天就在機場巡邏,待了3個月,我感覺自己被騙了,就辭職了,之后一直沒有下文。”

  而另一位求職者告訴記者,他同樣通過周剛平找一份電力部門的工作,后來簽了周提供的一份協議,甲方同樣是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代表人為劉勇,協議內容一樣,只是“航空空乘與地勤”崗位改成了“電力相關”崗位。“協議簽了之后,周剛平說要安排培訓、面試再上崗,但至今沒有安排。”

   32份協議書

  每個工作“明碼標價”,凈賺20多萬

  像這樣的《培訓推薦就業協議書》,周剛平手里有32份。

  據其介紹,作為中間人的他,2018年11月,通過朋友認識了自稱是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全國部分民航和機場人才實訓及就業安置”項目負責人的劉勇,幾番交涉之后,他拿到了劉勇在重慶區域內招聘的授權和代理。

  周剛平說:“劉勇對每個工作明碼標價,然后我在招聘時收取更高的費用,從中賺差價。”周剛平帶著劉勇提供的協議、授權書,在1個月內就招到了32名求職者,自己凈賺20余萬元。

  讓周剛平和求職者沒有想到的是,2019年1月,負責安排工作的劉勇沒有了消息。周剛平說:“我們打聽之后才知道,劉勇已經被四川南充市營山縣警方拘留了,但32位求職者的工作還沒有落實。”

  “在和劉勇談這次業務時,我查了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的信息,還拿了有印章的授權書,我還帶求職者到就業局里的會議室,由劉勇親自面試,然后劉勇當場和求職者簽訂推薦就業協議。”周剛平說。求職者找上門來,周剛平退還了部分人的“介紹費”,并收集了32位求職者當初簽訂的協議,準備討說法。

  9月4日,他和多名求職者從重慶趕到了成都,拿出幫求職者代交給劉勇的費用收據,記者發現,交費的日期均在2018年12月到2019年1月期間,金額從6萬元到10萬元不等,共計200多萬元,收據簽字的人是劉勇,印章顯示為“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

  周剛平說,雖然授權協議上只提到航空方面的職位,但在招人期間,劉勇還在幫人介紹與電力、煙草相關的職位。

   到底誰騙了誰

  “中航領航”負責人: 授權書和印章都是假的

  2019年9月,記者通過四川南充市營山縣警方證實,劉勇以安排工作為由,收取求職者的錢,但是又不給別人安排工作,目前已被警方拘留。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劉勇此次被拘,跟周剛平及其代招的求職者并沒有關系,而是因為其兒子以四川省文禾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的名義收了別人的錢沒有安排工作,而劉勇是該公司法定代表人。

  劉勇被拘留之后,周剛平和求職者將矛頭指向了授權協議及推薦就業協議上的甲方——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

  記者通過天眼查發現,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由四川領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持股90%,中國民用飛機開發有限公司持股10%。

  9月5日,記者跟隨周剛平和求職者前往位于成都溫江區融信智慧廣場的該公司辦公地點,公司法人代表王杰正和一名男子聊天。周剛平拿出印有“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名稱和印章的授權協議以及求職者的推薦就業協議書。王杰稱:“你去找法院。”周剛平要為自己和求職者討個說法,但王杰表示:“我什么時候跟你授過權?劉勇這個人我不認識,給劉勇的授權書也不是我開的。”

  記者在旁聽期間詢問王杰:“劉勇你不認識?”這一次,對方突然改口,“劉勇我認識啊。”“什么關系?”“朋友關系。”“剛才不是說不認識嗎?”“認識又怎樣?我認識的多了。”王杰說。

  王杰又拿起周剛平的授權書說:“授權書和印章都是假的。”當記者提出想看看中航領航的公章時,對方沒有答應,稱:“你去做司法鑒定,去找警察。”

  在交談中,王杰表示,公司沒有什么招聘項目,劉勇已被警方拘留,他也不清楚劉勇招聘一事。

  “中間人”:

  不清楚中航領航到底有沒有授權

  一番爭執,最終沒有個結果,周剛平和十多名求職者走出了大樓。記者隨后又跟隨周剛平和求職者前往四川省就業服務管理局,找到了他們當初接受劉勇面試的地點。

  經了解,該面試點所在的大樓,由就業局旁邊的一家酒店負責打理,人力資源公司和企業單位,都可以租賃場地進行面試和技能培訓。對劉勇及其公司,酒店方面稱不清楚。

  9月5日當天,記者聯系上了當初介紹周剛平和劉勇認識的中間人趙宗華,對方在電話中稱,他的角色和周剛平一樣,也是劉勇的代理人,現在的處境跟周剛平是一樣的,不過對方稱,“劉勇和王杰是認識的,我還和他們一起吃過飯,飯桌上他們說過授權的事。”劉勇被拘留之后,趙宗華自稱沒有辦法,至于中航領航到底有沒有授權劉勇去招人,他表示不清楚。“到底是劉勇偽造印章和授權書,還是中間出了什么問題,只有等到劉勇出來之后,才能真相大白。”

  當晚,記者找到了劉勇的女兒。對方的說法是,劉勇因為兒子的事情,在2019年1月份左右就被關進了看守所,所以交了錢的求職者沒有落實工作。劉勇女兒說,中航領航是給她的父親授了權的,“沒授權,他有那么大的膽子?我父親做人力資源20多年了。”她說。

  今年5月,周剛平已經就與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和劉勇的合同糾紛,向成都市錦江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并被受理。

  律師說法

  四川凡高律師事務所林小明律師說,從民間角度來說,人力資源公司從中收取求職者的費用,并不違法,因為雙方是根據合同約定執行的。“但是用人單位相關人員‘吃錢’肯定是不合適的,非國家工作人員收取的錢達到一定金額,就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但是這種證據通常不好掌握。”

  四川法典律師事務所李英俊律師表示,如果劉勇偽造了授權協議和公司印章,以這樣的形式收取求職者費用但并不予落實工作,這已經涉嫌詐騙;但如果四川中航領航實業有限公司確實向劉勇授權,工作沒有落實,就是一起合同糾紛。(記者 逯望)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蜀ICP備09029749號-1 眉公網備: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川)字第115號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1120180003 聯系電話:3816685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

分享到

北单只有北京能买吗